您的位置:>御龙在天>游戏心情>

心情:4测御龙在天玩家 这是我的北狼

 

  华盛顿国立气象研究所的墙上有这么一句话“当我们做对了,没有人会记得;当我们做错了,没有人会忘记。”

  ——写在正文之前

  我是Now沐沐,从御龙第一次测试北狼七杀进驻开始就一直在。其实我很讨厌用本身的名义来写反驳贴,但是看到某个自称是“散人”但是却以皇族外宣的名义发出来的所谓揭露北狼御龙历史真实性的帖子,突然就不淡定了。

  作为一个经历了首测、二测、咆哮测试、不删档测试直至公测到现在的北狼玩家,其实剩下的老人已经没有多少。我也确实记不住那些荣誉和战役的确切时间在哪,但不可否认的是,每一位老玩家都记得,这些荣誉是存在的,不会因为记录错了时间亦或是某位“散人”朋友所谓的对不上路而被抹杀。更不是一个从冒泡到得瑟也才一年不到的RMB公会能够质疑的,因为我们辉煌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

  御龙首测:

  那时候公会拿到的激活码不超过30枚,淘宝和5173上一度将激活码炒至我们这些普通玩家难以接受的高度,当时七杀新成立,军团成员满打满算都不能过百,我们几个管理咬咬牙自己掏腰包买的激活码进游戏测试。那时候唯一知道的是AYU算大型公会,很多人都在说AYU和腾讯有一腿,所以首测的时候激活码超出我们很多。可即便这样,我们也依然咬牙坚持着。

  那时候的钓鱼是没有限制的,鱼竿在杂货店可以买,有1小时和2小时的鱼竿两种,算是游戏的系统漏洞,那时候绑银少得可怜,但是买到的红蓝药可以交易。所以作为七杀唯一的生活玩家,我游戏的全部就是卧龙城的杂货店→鱼塘→杂货店,来回奔波。我记得那时候是寒假,我连晚上睡觉都需要定好闹钟每2小时起来换一次钓竿,就为了用买来的药供给排行榜上前十名的北狼玩家:Now黑手,Now挥刀,Now虫二,Now狂傲…(原谅我就记得这几个)。

  我只是个普通玩家,如果这是我对待游戏的态度,如果这能折射出北狼一个新生团队对于荣誉的执着和追求,我想这从某种程度上折射出了一个公会的精神,容不得你们的污蔑和嘲笑。

  御龙二测:

  游戏开之前很多曾经跟着我们的徐州玩家特意来歪歪问我们这次进驻哪个国,因为是春天的关系,我们用一句“烟花三月下扬州”来决定进驻扬州,这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为什么以后不管哪个区扬州都成为了帝国。

  二测的玩家比首测多了很多,活动也罢FB也好,都展现出了特色。如果还有老玩家能注意到,我们现在玩的80FB马跃檀溪其实就是首测和二测时候的家族地图,那个时候家族地图不是共用的,我们有专门的养马场和猪圈,为了家族繁荣度和资金,我天天都呆在猪圈,替家族那些人养的小猪喂食。

  这测的扬州很团结,来自于AYU的压力一直存在,并且越来越大。可我们团结的不像是一个国家,更像是一个家庭,作为国王的Now黑手带着一群精英在排行榜上牢牢占据着位置,作为后勤的我和另外一部分级低的管理天天埋首于应对国民的意见和建议,没有人指责过我们,没有人辱骂过我们,除了敌对不怀好意的小号。

  二测取得了什么成就我是不记得了,唯一不能忘记的是每一场国战的胜利和指挥嘶声力竭的呐喊,是国民一次次顽强的复活和冲刺才奠定了扬州帝国的荣耀。我想这从某种程度上折射出一个公会能带给散人的精神魅力,容不得你们的污蔑和嘲笑。

  御龙咆哮内测:

  “七杀降世,永无宁日”,这八字口号似乎在这次测试里得到了充分体验。AYU、翼战、纳兰…我所记得的大概就这么些。大风漫天和寻欢的名号,也是在这次测试里变得耳熟能详。

  我还记得那时候论坛翻天覆地的口水与争吵,比方说翼战小魔女利用中立区商人的价格BUG刷出的6、7、8级宝石,比方说AYU神秘人在论坛打赌扬州输了他啃键盘结果却不了了之,比方说AYU小酷对转国去豫州拿王的妹子玩家设置了侮辱性的称号…那时候的敌对是鲜明的,是你死我亡的激烈和残酷。

  翼战曾经在中立区挑衅北狼,那场战役从晚上的十点持续到第二天早晨八点左右,最后翼战先撤,这场疲劳而漫长的争斗似乎不仅仅是面子问题,而是堵上了北狼的尊严与顽强,显然,我们捍卫了自己。

  测试后期,有了那场旷古的“九州争霸赛”,最后我们止步在了第二。因为豫州、益州、徐州和幽州的所有高等级玩家全部齐聚AYU花大仙带领的青州,只是为了堵住北狼前进的脚步,丢弃了国民与公会的意义,也或许,只是为了最后第一名的那些微奖金。

  我们输了的时候大家都哭了,如果还有人记得那场国战带来的震撼。不论是指挥的哽咽,还是国民在国屏的声援。我想这从某种程度上折射出一个公会能带给玩家的休戚相关荣辱与共,容不得你们的污蔑和嘲笑。

  御龙不删档测试:

  龙啸九天,从开服时4000多人的架势入驻扬州,我们在这个服务器里几乎所向披靡。有人提到了“素月”这个妹子,说北狼所谓凭借美色利用了幽州的寻欢,这很可笑。有一句话叫“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们不是素月的父母家长,不可能强迫网线另一端的一位成年人投入另一位成年人的怀抱,人说“缘分”或是“巧合”,我觉得这解释刚刚好。

  游戏后期,出现了很多问题。消魂和黑手的争端大概是一切的导火索,我不能说谁是叛徒也不能指责谁的错误,有句话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而我却认为“道不同不相为谋”,有人留下、有人离去,这是亘古不变的循环。

  瓦解一个团队的不是外在而是内因,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我们在龙啸的失利源于我们膨胀的自信和对内部纷争的错误解决方法。后期带队的更换以及8国对扬州的国砸使得这一切雪上加霜。

  我们拥有最闪耀的开场,最后平静的落幕。可扬州帝国从此就变成一个魔咒,也难怪某个RMB公会死心塌地的要进驻扬州,他们虽然知道扬州永远是人最多的国家,却并不知晓烙下扬州帝国烙印的是北狼的利爪。我想这从某种程度上折射出一个公会能带给游戏的历史和衍生的自然规律,容不得你们的污蔑和嘲笑。

  御龙公测:

  我并没有再花时间关注一个RMB公会是如何崛起的,显然走了捷径。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我从这个公会的各个带队就能体会得出。如果一定要对这个公会加以褒奖,我只好感叹一句“钱的芳香十里飘”,我也热爱钱,可不能把自己的坚持和原则当做筹码换来公会高层的“几根骨头”。

  开了这么多区,我总结出了这么个现象:有个公会90封印就说这个区死了失去游戏意义,然后换区;有个公会在没有敌对的服里花钱买下其他几国的国王号,然后截图说一统九州;有个公会在歪歪各种撒钱泡妞号称高富帅,然后在游戏里看收买不了敌对就悄悄跑路;有个公会在王者凯旋号称要砸200W跟北狼死磕,结果80多的时候高层全部撤服留下一群公会马甲备受压迫…

  我是平民玩家,我周围的许多北狼人也都只是普通的玩家,我们所图并不是管理发钱发福利,我们也从不担心哪天高层不给的时候大家集体叛逃。我想这从某种程度上折射出一个公会能带给所有关注它的玩家成熟的姿态——明亮而不刺眼,圆润而不刺耳。

  结尾:

  谁也不比谁游戏的还长,谁也不比谁看到的要多,谁也不比谁挖掘的更深。你有你的看法,我有我的生活。你可以抨击我的团队,我也可以讽刺你的公会。你可能为了一点钱,我却是为了一口气,如此而已。

[编辑:主公]
相关新闻:
斩断玩家六年之痛 御龙在天629先锋公测
御龙在天六大职业最新技能加点攻略详解
御龙在天小BUG:怪物刷上天 公元变公园
小酒攻略:关于装备升星和号品问题II
御龙主创专访:白金版向最终幻想学习
皇图中原皇族征战军团 三国志抢劫!
桃园群雄青州王帮十二团 一周年纪念
御龙在天少女思春记 有谁愿与之一起
上一篇:御龙在天号被盗的悲剧:9星套瞬间没了 下一篇:御龙在天ToP10 盘点十大高富帅玩家!

点击排行